当前位置:东南人才网娱乐崔苗
崔苗
2022-09-30

崔苗个人资料

崔苗,生于1986年,籍贯系陕西省榆林市子洲县人。家有父母、三个姐、一个弟。她从小爱唱爱跳,13岁就读于清涧县折家坪艺校,当时家境贫寒,其父卖骡供女上学。14岁以优异成绩考入清涧文工团,从此走上了艺术道路。18岁她闯荡西安,边工作、唱歌挣钱,边拜师学艺。

崔苗简介

星光大道周赛表演的节目是:陕北民歌《东方红》、《三十里铺》,才艺表演绝活《高台摔跤》,陕北秧歌剧《棒打鸳鸯》,一举获得周冠军。月赛表演的节目是:歌曲《东方红》,节目编排独具匠心,场面宏伟,大气磅礴。陕北数来宝、安塞腰鼓烘托了盛大的气氛,老者声音高亢悠扬,少女声音欢快活泼,令人震撼亢奋。歌曲《山丹丹开花红艳艳》,此刻崔苗进入佳境,气韵、声息、吐字独具特色。军民热忱的情感,氤氲期间,绵密而从容。《三十里铺》,表现男女悲情,哀婉动人,崔苗演唱情感转折,处理到位。背景安排,农家生活劳作场景,恬淡淳朴,富有诗情画意。崔苗月赛节目编排策划集中围绕地域文化、陕北风情,不求风格迥异,力求精益求精,节目做到寓教于乐,情景交融,娱人耳鼓,赏心悦目,达到了思想性与艺术性的完美统一。 最终成为2009年7月份的月冠军。

崔苗个人履历

放牛放出"歌凤凰"

崔苗在家排行老四,全家八口人,过去的农村靠天吃饭是山里人唯一的活路。所以,年幼的崔苗很早便比同龄人懂事,每天放牛、割草、干家务活,让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多了许多独立的性格。

用她自己的话来形容那段时光,就是早晨比鬼还准时,五点肯定已经牵着牛去了沟滩抢占有利地位。崔苗的父亲属于那种地道的陕北汉子,在家或去务农时,都会唱上一曲信天游,那种原生态又富有激情的演唱在崔苗心里落下了不可泯灭的记忆,所以谈到人生第一个老师的时候,崔苗就会说是父亲将自己内心的音乐灵魂激发了出来。而自己当时无论走到哪都会唱到哪,全村的人都会说,这个"歌凤凰"又来了,太烦了。

当时的农村庙会多,戏班子也来得勤。崔苗只要看到吹拉弹唱的演员就会被迷住,于是父亲就决定让她跟戏班子走。一来可以让她学门手艺,二来家里实在负担太重,能减少一个人的口粮就可以让家里过得宽裕一点。她就这样离开了那个小山村,过上了走南闯北的日子。

走向成功靠"坚持"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坚持,不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都咬紧牙关撑了下来,所以越往后,我这种强势的性格就越发凸显出来,因为家里没条件,只有自己努力是唯一的条件。"确如崔苗所说,坚持是她走向成功与梦想的唯一方法。

在戏班子打杂半年后,听说清涧有一个专教歌舞的艺校。于是,一个小小的理想就在崔苗心里燃起,她硬着头皮回到家与父母商量自己的想法。当时家境贫困的崔苗父亲经过痛苦的思量,最终无奈地同意了女儿上艺校。但是学费却迫在眉睫,只好将家里唯一值钱的老黄牛卖掉,充当了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一年之后到了清涧文工团实习,当时的她只有14岁。依然是打杂跑龙套,扮演小角色,风餐露宿,逢雨住庙,几乎所有的吃苦精神都是从那时候开始锻炼的,心里也一直较着劲,将"坚持"二字作为座右铭,时刻牢记在心。从1998年到2002年,整整四年,在戏班子唱戏还要练底功,一路风雨,一路坎坷,有苦不能言,只有坚持。

2002年的开春,万物复苏,春的气息将一切沉睡的种子唤醒,此时崔苗的心里迸发着一个更大的梦想,那就是继续待在县城不会有什么大的作为,自己必须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这里可以暂时地包容她无知的一面,但是外面的世界五光十色、歌手如云、名师遍地,她决定只身前往西安寻师学艺。到了西安,第一次看到人潮如织、车水马龙的大城市时,心里竟然没有了底。在西安音乐学院门口,她一度激动得想立刻冲进这座西北最好的音乐学府,感受一下浓烈的艺术气息,却又被心里作祟的自尊拒之门外,她觉得自己应该凭真本事,堂堂正正地走进校园大门。

迫于生计,崔苗只能在一家川菜馆当起了服务员,每月只有200元却包吃住,总算可以不流落在街头,有了暂时的栖身之地。

当时,西安电视台有一档文艺节目叫《开心就好》。想着自己也能参加够多好,崔苗就报了名,最后还得了一个特等奖。有位导演告诉崔苗,"你很有天赋,潜力很大,再好好努力努力,找个师傅学学,一定能成功的。"这话极大地增强了崔苗的自信心,她觉得来西安,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这里的舞台很宽阔,可以任由自己发挥。仿佛命运突然眷顾了这个来自山里的女孩,工作也换了更好的,每月能挣到600元钱,于是开始张罗着找老师。

后来当了她老师的杨步安,逢人必夸崔苗,说这孩子是她见过最勤奋的人,上课不论刮风下雨都会提前一个小时到楼底,反复练习布置的声乐,用最简单的电子琴弹出钢琴的感觉,让她喜欢不已。

一切都开始顺利起来,2006年陕北民歌大赛之后,西安的老榆林饭庄看到了崔苗演唱陕北信天游的特质,招聘为驻店歌手,每月1600元,管吃住,还加提成。在酒店当歌手期间,还在不断地参加省、市的各种比赛,不断取得好成绩。最让崔苗感到高兴的就是在2008年陕西赛区青歌赛上获得优秀奖,她说,这一切都离不开自己坚定的信念。

征战"星光大道"

崔苗老是做同一个梦,画面里是自己站在"星光大道"的舞台上,给台下所有的观众唱着陕北民歌,那种气氛会突然惊醒美梦……

她从网上了解到"星光大道"的比赛程序,于是写了信函,其时恰遇汶川"5·12"地震,举国哀伤,崔苗也放弃了参演的计划,但是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做好,制作碟片,买演出服,请舞台导演,下来损失好几万元,这些钱又是好多朋友、亲戚的贷款,就这样与梦想失之交臂。

之后,崔苗就回到了榆林,想在榆林寻找发展机会。人海茫茫,自己无依无靠,心里又七上八下的不安稳。当她得知过去一起在清涧文工团的郝老师在榆林后,便找到郝老师说了近些年自己在外闯荡的荣辱辛酸。郝老师觉得去"星光大道"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而且崔苗有这个实力,就找到同在榆林市文工团的张胜宝、刘元雄,精心策划征战"星光大道"。

崔苗感觉自己的自信心又一次复萌,加紧开始给"星光大道"栏目组写信,心急如焚的她一个礼拜给中央电视台写一封。那种焦急等待的心态时刻折磨着崔苗,因为梦想就在眼前,机不可失,时不再来。2009年7月4日,是一个特别让她高兴的日子,那日思夜想的回信终于到了崔苗手上,栏目组通过考核,让她准备好进京演出。

同时,榆林的节目排演也有序完成。崔苗说,那段时间一筒茉莉清茶、一碗凉皮就可以解决温饱。上班时间全部用于节目排练,晚上回到住地一个人再继续练习。人就处在一种疯狂的状态。这时反而觉得自己没有压力了,觉得就是去表演,就是去展示自己的才华,就是梦想要实现的前兆。

2009年7月21日,崔苗正式登上央视"星光大道"周冠军决赛舞台,家乡清涧县就去了40多人的亲友团。9月5日晚,决赛盛况在央视正式播出。从电视上我们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亲友团的呐喊助威气氛是最为热烈的。崔苗也将自信心和表演欲做到了完全的释放。的确,当晚崔苗以压倒性的人气获得了周冠军。此刻,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用她自己的话说,那就是泛滥、决堤,任由自己泪流满面……那时那刻她只想打电话,告诉所有认识不认识的人,崔苗的梦想实现了。

郝老师跟刘老师却没有被胜利左右了情绪,因为他俩深知接下来的月赛才是重头戏,紧接着就是策划排练节目,迎接月赛来临。崔苗却因为连日来劳累过度,加上感冒、鼻窦炎和压力,一下子病倒了,每天一边打吊针一边排练节目。崔苗说自己越是在这种时刻越是能咬紧牙关,克服困难,这是挑战自我最好的方式,也是必然要经历的一种成长过程。

月赛场上,第一关成绩不是很好,但是比较幸运的是过关了,第二关又跌跌撞撞地闯过去,第三关崔苗超常发挥,病痛也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知道自己有希望冲刺冠军了,直到"老毕"宣布崔苗的名字时,现场以及万里以外的榆林观众也沸腾了……

现在,崔苗已经不只是一个陕北女孩的名字,而是成了清涧县的一张不小的名片,就如她在舞台上从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陕北人一样,将红枣、清涧石板等特产带到了北京,请上了舞台,让全国观众重温了红色年代的经典歌曲,让陕北的信天游又唱响在中央电视台的演播大厅。而现在她只要走在清涧的大街小巷上,总有人能认出她就是"星光大道"上的那个明星,买石板、冲洗照片、坐出租车,别人都不收她钱了。崔苗说她想感谢很多人,更感谢陕北这块厚土养育了她!很快她又得马不停蹄地赶往西安为年赛做准备。说到年赛,她一脸天真烂漫的笑,说自己准备得足足的,比赛结果是另一回事,心里只想着努力再努力,为家乡奋斗、争光!

成就及荣誉

走下"星光大道"的崔苗团队:

"我要永远感谢陕北人民",一个质朴的声音从"造星"舞台上传出;"我还欠着四十多万元外债",一个无奈的声音在"星坛"下面私语……

2009年7月21日前,崔苗还是一个普通女孩,用她美妙的歌声在饭店里推销白酒。而7月21日之后,通过走上央视《星光大道》,她一举成为亿万观众心目中的明星。特别在家乡榆林市,她屡屡出现在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论中,也出现在街头的广告里。似乎,作为一颗灿烂的明星,即将在中国的艺术舞台上冉冉升起。

原以为,崔苗不过是心中划过去的一个被时代打造的"流星",在2009年12月8日下午北京南苑机场的候机厅里,她真实地走到笔者的面前。走下"星坛"、有些倦意的崔苗表情丰富地说,在2009年12月6日晚举行的"星光大道"2009年度10进8的总决赛中,她惨烈地被淘汰出局。

执着的崔苗

如果不是有人推荐,个子矮小、穿着素淡的陕北女孩崔苗,会被诸多俊男靓女们"淹没"的。简单一聊,笔者便知道崔苗是一个自信十足、雄心勃勃,心里每天都在升起太阳的女孩。

崔苗,22岁,陕北子洲县人,一辈子务农的父母生育了他们兄弟姊妹6人,排行老四的她从小就在山坡坡上的放羊生活里,感悟着山民们从山梁梁上飘过来的一曲曲淳朴又富有激情的信天游。

农村的庙会,永远是山民们的盛大节日,有庙会的时候,不仅家家户户准备有好吃的东西,更能看到好看的戏班子演出。幼小的崔苗,对于戏班子的兴趣远大于好吃的东西。看着她对演员们的吹拉弹唱如醉如痴,无法承载家庭重负的父亲,做出了送她去戏班子学艺的决定。于是,崔苗离开了生活13年的小山村,跟着戏班子开始了走南闯北的生活。半年后,感到混在戏班子里技艺难以提高的她,慕名进了清涧县一个专教歌舞的艺校。为了凑齐学费,父亲忍痛卖了家里最值钱的老黄牛。之后的4年,她在学习专业知识和在清涧文工团打杂跑龙套中度过。

2002年春天,崔苗来到西安闯世界。之后,有一年西安电视台推出了一档《开心就好》的节目,自信的崔苗看到后傻乎乎地前去报名,谁料一路走下来竟得了一个特等奖。从此,她在艺术的路上走得更加执着。

2006年,崔苗参加完陕北民歌大赛后,有一家饭庄看中她的演唱水平,特聘她为驻店歌手,吃住过后每月工资净落1600元。此间,崔苗的心情犹如放飞到了珠穆朗玛峰上,激昂荡漾。她开始不停地参加省、市举办的各种比赛,竭尽全力后取得过一些名次,其中包括2008年全国青歌赛陕西赛区的优秀奖。

走上星光大道

面对眼前取得的一些成功,崔苗决定冲击央视的文艺舞台。为此,从2007年开始,她先后给《星光大道》栏目组写了不下200份自荐长信,还买了演出服,制作碟片,请舞台导演录制节目。令她难以启齿的是,她曾经受到一个所谓导演的诈骗,几年折腾下来损失了好几万元贷款。然而,几经努力到了2009年4月,《星光大道》栏目组终于来了消息:崔苗在海选中被淘汰出局。

几年的心血付诸东流,心灰意冷的崔苗回到榆林,找到清涧文工团的郝老师诉说自己在外闯荡几年的荣辱辛酸和"星光大道"的美梦破灭。郝老师向市文工团艺委会主任张胜宝和刘老师引荐了她。

就在崔苗与张胜宝见过面不久的2009年5月中下旬,《星光大道》的编导来榆林采风,张胜宝向他们推荐了崔苗。2009年7月4日,《星光大道》终于向崔苗招手,发出了一个改变她人生的通知:进京参加周赛。

面对好消息,张胜宝、郝老师立即行动起来,他们精心策划编排了节目。2009年7月21日,当崔苗信心百倍地以一副陕北土妞的打扮走上《星光大道》的舞台时,主持人毕福剑吃惊地说:"怎么又一个王二妮!"一场比赛下来,她毫无争议夺得周冠军。当毕福剑采访她的父亲时,憨厚老实的农家汉子痛哭失声说了句耐人寻味的话:"这下可好啦,把娃娃交给你们中央电视台我就放心了。"

据在比赛现场观摩的一位人士说,崔苗的表演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也赢得了全场的支持,是当之无愧的周冠军。在现场有一位华侨观众激动地把自己的手链摘下来,送给崔苗并说,以前自己听到的陕北民歌其实是"伪歌",这次才听到了真正的陕北民歌。

在月冠军的争夺战中,按照张胜宝的安排,崔苗把父母也拉进了演出团队里,当2009年9月21日他们再次走上《星光大道》的录制现场时,带着更多的自信笑容。第一关成绩不是很好,第二关又跌跌撞撞,到了第三关时,沉稳的她沉着应对,终于超常发挥,闯进了季冠军的决赛。

面对着辉煌成绩,他们一点也不敢懈怠,张胜宝挖空心思选编节目,崔苗拿出百般武艺进行冲刺,然而,就在崔苗一鼓作气为季赛做准备时,母亲因心脏病突发离开了人世。为了不影响她的排练,到母亲下葬的那天,家人才将崔苗叫了回去。面对突遭的变故,崔苗的哭声撕心裂肺,此时,离季赛仅有13天时间。

众多人们在思忖着,面对母亲的去世,她还能继续参加比赛吗?顽强的崔苗对老师们说,母亲为了支持自己走上舞台,将家中的牛、羊、猪等牲口都卖掉了,如果此时自己退缩,母亲在九泉下也不会安息的!她相信母亲会看到自己的坚强,看到自己的成功。

一番苦练后,崔苗在2009年11月26日的季赛上再获佳绩,那一刻,泪如泉涌的崔苗无言地告慰了母亲。

2009年12月6日晚,第四次走上《星光大道》的崔苗,在10进8的比赛中止步。然而虽败犹荣的她更加自信,取得年度总冠军决赛前十强的成绩多么不容易啊!

崔苗后面的张胜宝团队

在崔苗四次走上《星光大道》舞台的征途中,先后有160多人陪伴着。既有西部歌王王向荣这样的大腕,也有民间艺人刘秀琴、陕北说书人白云飞以及横山老腰鼓艺人、市文工团乐队、煤海艺术团等的大力帮助,更离不开张胜宝、刘老师、郝老师以及榆林市文工团刘成安团长等,这些一门心思打造推出陕北文化艺术人士的辛苦努力和精心编排。

1970年出生的张胜宝,演武生出身。后来师从全国著名打击乐安大师4年,2005年以后任台湾南华大学的民族艺术系客座教授,每年中有半年到该大学专讲打击乐课程,并积极推广陕北腰鼓、秧歌、民歌等艺术。

用崔苗的话来说,父母给了她第一次生命,张胜宝则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其实,《星光大道》对于张胜宝并不陌生,他已三次参加过《星光大道》的录制。初上是以伴奏的身份给横山县的韩军服务,再上成为了榆阳区王二妮的策划和伴奏。此次,为了把崔苗推得更远,把陕北文化传播得更广,张胜宝们可以说绞尽脑汁,由于崔苗的节目变化不大,他们只好在编排上狠下工夫,比如在演唱《山丹丹开花红艳艳》时,特意定制了8000支山丹丹鲜花,通过延安的一个魔术师把鲜花铺满了整个舞台,获得了出其不意的效果;在第二次演唱《三十里铺》时,特意请来崔苗的父母作为助演,用陕北典型的农村元素,窑洞、水缸、石磨、石狮子、纺织车,来和观众进行互动;特别是第三次演唱《三十里铺》时,崔苗的母亲刚刚去世,一个月前母亲曾经纺过的车子空荡荡地摆放着,勾起观众的无限深情。《东方红》也是崔苗三次演唱过的歌曲,但每次唱起来场景和韵味都有变化,第三次中巧妙地利用1946年横山老腰鼓给毛主席拜年的故事,腰鼓的敲响把节目推向了高潮。

退休人员刘秀琴,是崔苗的积极支持者和追随者,有表演功底的她四次参加了全部比赛,每次都是主要助演,为了渲染舞台效果,她还带着长相颇有特点的小孙子参加。

2009年12月9日晚上,显得疲惫不堪的张胜宝说,自从这年5月开始接手此项工作,他和崔苗一样几乎每天早上7点到晚上11点都在工作和思考,每场打下来,又紧锣密鼓地进入到新的构思中,如何编排节目,如何寻找演出团队,都要思谋几番。为了请来颇有特色的横山老腰鼓队,张胜宝自驾车100多公里邀请。人员到位后又冒着大雪进行排练。每次比赛时,大队人马三天前就要到北京走台,一点差错就会被主持人打下台子。他们住在京城的宾馆楼道里低声排练,多次讨来人家的白眼。

展示陕北艺术的舞台

陕北艺术历史久远,博大精深,此次随着崔苗在《星光大道》不断前行,陕北的多种艺术形式也逐步在全国的舞台上得到了展示。

白飞云,横山县人,一位受到著名说书家韩启祥影响的陕北说书艺人,多年来,他在积极传扬传统说书艺术的同时,热衷宣传党和政府的好政策,受到榆林市委书记李金柱等领导的表扬。当他听说为崔苗助演上《星光大道》后,立即放下手头的有偿演出,联系了卢响铃、郑健权等7位同行教崔苗说书,大家进行排练。他说,虽然陕北说书只是崔苗演出的一部分,但能在如此著名的舞台上展示陕北说书,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对此,张胜宝感触更深。他说,此次在《星光大道》所展示出的陕北艺术元素还很少,比起丰富的陕北艺术瑰宝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即便崔苗在《星光大道》继续走下去,再表演十次二十次,也无法全面展示榆林的艺术。走南闯北的他,经常听到外界对榆林的认可是以煤炭资源闻名,却没多少人知道榆林的民间艺术博大精深。他呼吁陕北艺人在看到崔苗之后,要给自己树立起信心,不要做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同时面对今后榆林出现的张苗、李苗们,各界人士和企业家应不遗余力地大力支持,全力推出陕北文化。当人们通过文化认识榆林的时候,才是榆林人真正自豪的时候。

巨资"造星"引发的争议

崔苗四上《星光大道》,已花费资金多达百万元。对此,有许多社会人士提出质疑,如此"造星"是否值得?

崔苗说,到目前她所在的清涧县政府三次拿出了15万元,县里的企业也拿出10万元,加上一些个人捐赠出10多万元。而榆林市和市里的另外一个县也给了一些赞助。特别是助演骑驴、三人场子的陕北文化爱好者刘秀琴老人,每当团队在最困难、最缺乏资金的时候,她总是通过自己的关系,先后融资了20多万元。即便这样,到如今崔苗通过四爸、二姨、姐姐等亲属,以一分五的利息还在农村向个人贷款40多万元。

面对因为参赛出现的债务,崔苗说,目前有许多的文艺团体找自己签约,她打算先参加一些演出活动,尽快偿还所欠债务。同时她也表示,自己将尽快重返北京,继续进行深造,花大气力学习表演,因为在《星光大道》的舞台上,她的表演已得到张艺谋、巩汉林、师胜杰等名家的肯定。在声乐方面,她也将继续把演唱陕北民歌作为一个重要内容,在陕北继续学习,汲取营养。

原以为一个万众瞩目的舞台,是平民展示自己才艺的地方,但是从崔苗身上,我们知道要站上这个舞台除了一手技艺和一个团队以外,更需要巨额资金来支撑的。

对于投入巨资"造星"的活动,张胜宝认为,崔苗虽然花费了许多资金,但是十分幸运,因为在"造星"的道路上,成千上万的"崔苗"们为了实现自己的艺术梦想,在牺牲了太多太多之后,依然一无所获连《星光大道》的大门都没有迈进过。

榆林市政府的一位干部认为,人的一生总要有追求的,崔苗投入巨资但能站上《星光大道》的舞台是值得的,能走这么远更值得。对于更多的做明星梦的人来说,像崔苗这样取得成功固然重要,有前行的过程其实更重要。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有良好的资金保障的前提下进行的。

一位政府官员认为,时下无论央视还是地方电视台搞的选秀节目,把一些做着美梦的年轻人带进了成名成家、发财致富的误区,这样的导向很不好,对此现象有关部门应该引起警惕和研究。

给崔苗提供了赞助但不愿意披露姓名的企业负责人告诉笔者,崔苗站在《星光大道》的舞台上已经给一些企业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宣传平台,比如在她的演出中,出现了清涧的红枣、石板等地方产品,这些东西与央视本来是可望而不可即的!这位企业家发出感叹:多有像崔苗这种既"造星"又能宣传清涧县和企业两全其美的事情,那该多好啊!

后崔苗时代的期待

走下"星坛"的崔苗前面的道路究竟是鲜花,还是处处长满荆棘的崎岖小路?

目前,崔苗的"星味"开始浓郁起来。据说,外地的一些演出团体已开始和她取得联系,邀请她加盟演出。在榆林,当地的各种宣传媒体上,崔苗频频露脸。

在百度里输入"崔苗、星光大道"两个词后,找到了大约4500条词目,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是赞扬的,但也有帖子提出一些批评,崔苗唱歌的潜质问题,认为她临场表演能力强,但其唱歌水平不高,前途不大等。当然,在该帖后面,跟着众多网友反驳,有帖子甚至反应激烈地认为:崔苗的表演感染力很强!能引起观众的共鸣!如果说她的风格单一,那是因为她把陕北民歌唱得太好,以至于人们看不到她的其他才艺了。常言道:艺不在多,而在于精。崔苗之所以能在周赛、月赛中夺冠,凭的就是精湛的陕北民歌功底。

崔苗以后的艺术道路究竟能走多远,熟知她的专家张胜宝对笔者提出的问题回答较为谨慎。他说,榆林地域辽阔,藏龙卧虎,人才辈出,像崔苗这样演唱水平的人才很多。就崔苗而言,通过几轮比赛下来,崔苗的优点已经得到很好的展示,她的临场水平,她的演戏天分,应该比唱歌水平更高。崔苗的今后,应该首先提升声乐水平,提高文化知识,静下心来好好充电,能正确面对来自社会的各种诱惑,才能在艺术道路上走得更远。

哲学家黑格尔说过一句名言: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造星"运动能存在下去,大概也有它的合理性。在这里,我们只是期待着小崔苗能在弘扬陕北艺术的大舞台上,继续一路高歌走下去,也期望更多能传承陕北文化的艺术家们如雨后春笋涌现出来,在全国乃至世界的舞台上茁壮成长。

社会评价